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QISIMIAOXIANG

健康运动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刘汉良(1935——2004年,夫人马盘星,曲阜名书法家)  

2017-04-26 14:25:32|  分类: 书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刘汉良(1935—2004),字冰松,又号琴砚楼主,上海人、毕业于山师大地理系。曲阜一中高级教师,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曲阜书画研究会副会长,中国书画函授大学辅导教师。刘汉良出身书香之家,寄情翰墨,师从包备五、蒋维崧先生,其书法长于小楷,能在衡山、雅宜、大令之间略出已意,或于正楷中稍施行草,别开意趣。中楷在欧柳之外,进入龙藏。行草书原本沈尹默,后从米南宫生发开去。行草书巧拙相生、跌宕有致,质朴而兼潇洒,内涵深刻而有风神。多次参加中日书法交流,曾获日本千叶市市长嘉奖。与李一诸先生结集出版《古文名篇小楷字帖》,2004年卒于深圳。

陈建,号承一、傅东,生于曲阜,师从著名书法家韩益先生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曲阜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,济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,曲阜师范大学书法学院专业教师,首都师范大学艺术硕士。

去 者——记刘汉良先生

2004年,我所尊敬的刘汉良先生在深圳不幸离世,往日与先生的诗书酬答,历历在目。在深圳寄赠六尺横幅周邦彦词,此后,我因忙于衣食,与先生音信渐疏,不意这件作品竟成了我的永久回忆。先生在深圳的几年,我曾给先生写过三封信,先生亦复三札,信中有句“尺牍三笺,千里一面,墨缘依依,不胜遐思……”永志难忘。今日收拾先生遗稿,真临文嗟悼,感慨系之矣。
刘汉良是孔子故里极受学书人推崇的一位书家。清高风雅而特立独行,嫉恶如仇又性情直率。似璞玉,湮没深山,无人珍识。大概“高书不入俗人眼”,精妙如珠矶的书法,非一般学者知其所以,更遑论民众了,这或许造就了“生前寂寞,殁后无闻”的原因之一吧!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在曲阜市文化馆举行的一次笔会上,初识先生。中等偏瘦身材,暗格浅灰西装,面容清癯,风仪迥异。夫人马盘星不离左右。经了解,知先生是南方人,儒雅的样子,好一派江南才子架式。待执笔写字,怪怪的样子,作何绍基回腕状,(先生一度对何绍基握笔法近乎偏执,后舍弃之),起按顿挫,节奏分明,一时技惊四座。我与同去的本群、秉民等书友纷纷索书。惊喜的是几天后,先生又精心为我们三个分别书写了四尺整纸宋词—件。草书,线条连绵,长波郁拂,有黄山谷遗意,精致的用笔对我触动很大。赠送的作品,可以说是对我们的激励,他虽不是名满海内的“大家”,甚至孔子故里也有许多人不知,但同先生的翰墨交谊终生难忘。想今日所谓“名家”,一旦有机成名,眼里哪容得下几个“草根”,更别说赠你作品了,倘求教之,或故弄玄虚,或自吹自擂,无复古风,与老一辈书家相比,真云泥之判。
日后渐熟,我持了习作登门求教。先生住在曲阜师范学院对过的家属楼中。家无长物,唯字帖、书籍、纸张而已,散乱地堆在床头、桌边、椅上,兼有些灰尘,看来无暇颐及。文人对于生活琐事,可分为两种:一是极清洁,一尘不染,米颠、倪迂等人属此;一是生活乱糟糟,全身心扑在学问上。我接触的学者中,有很多是这样,先生属后者。但每出门,却极讲究,衣容整洁,老派文人作风,显示出对人对事的尊重,乃真君子。先生壮年曾因病误诊,右脸切除了半个牙床,导致发音模糊,又是南方人,普通话不标准,说话半哑。谈论书法,就用手写,有时夫人马盘星老师兼作翻译。当年苏东坡贬黄州,因往黄州东南的沙湖去买田得疾,有个名士庞安时,善医而聋,东坡求疗,庞安时虽聋,但十分聪敏,东坡以纸写字,书不数字,庞便心领神会。东坡戏日:“我以手为口,君以眼为耳,都是一时的异人啊。”我们笔谈时,常以之为喻,先生亦作会意之笑。我们的翰墨之谊在笔谈中慢慢加深,时间长了,听懂了先生惯用的方言,书法上的问题,不用手写,亦畅谈无阻。先生离世,使我少了一个可以求教问道的良师,呜呼!
在先生的书法里,通常以二种书体出现,变化谲异的行草和结构谨严的楷书。篆隶不作。先生早年习二王,旁涉欧阳询、虞世南、褚遂良,渐至米芾、赵之谦,米赵浸淫最久,晚年脱略赵之谦痕迹,于明清、近代诸家不断取法,融合了黄道周、张瑞图、杨循吉、八大山人、沈曾植、于右任等人法乳。功力精纯,入古极深,可以说无一字无来历,简直到了“天花乱坠,五彩缤纷”的地步。先生学书有一习惯,看到造型奇特的字必用钢笔圈出,随之出现在作品里,用过的字帖有很多圈圈,对米芾“集古字”理解深刻。各种字法经先生改造,和谐统一,大化无形,非“夹生饭”非“百衲衣”。清人金农喜李商隐(玉溪生),陆龟蒙(天随子)的诗,不做形迹上的模仿,自诩“不玉溪,不天随,即玉溪,即天随”,其与金农论调暗合。高明书家都是遗貌取神,直入书法三昧的。先生精湛的笔法,放之国内亦不复多
见,此语非谬。因其高妙,才疏者无从解读,甚至有时受到浅薄之徒的讥评,对作品大加非议。古往今来,曲高和寡,不胜枚举,真是“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”!
先生学书至诚至笃,看一字有奇特处,必悬之室内端详许久。我的习作也常被先生悬于壁间,说是看“味道”。某年盛夏的一天,打电话来我家看我写字,旋即翩翩而至,戴大沿黑纱豆笠,着白纺绸短袖衫,仙风道骨,绝类传世的“八大山人小像”。即兴为我书李白诗一首,笔道古厚道丽,风流蕴藉,后来这件作品因某些原因不慎遗失,懊悔不已。在整个九十年代中,我和先生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虽无师徒名分,但有师生之谊,是忘年交。我尊重先生,先生则青眼于我,引为同调。先生好静,平时不喜人打扰,但有求学者,不吝赐教,毫无保留。他的平易近人,有时也弄得我很尴尬。最初拜访先生,不知其作息习惯,通常别人午后工作,先生其时正要入睡。有次午后携了作品找先生,搅了清兴,夫人马盘星面露愠色,先生即对马老师动容呵之,令我难堪至极,此后,决不午后登门。他为人耿介,不善交际,人情练达,世事洞明这些词总与他无缘,半哑的语音不能与人正常交流,愈是想表达,愈是激动,性格里就有了急躁的一面,与我偶尔谈起书法圈里的怪事,瞪大了双眼,双手抬举,双腿欲作跳跃状,正直天真,真实的刘先生呵!
五十年代,先生从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后,分配定居在曲阜。“文革”期间,在农村教学,虽处逆境,不改其志,长期以来与夫人马盘星老师相濡以沫。在这里特别一提马老师,她也是南方人,先生的同学,音乐造诣很高,所以先生书斋叫琴砚楼。她容忍了先生性格里脾气不好的一面,照嘲先生的起居,任劳任怨,不离不弃,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女性。先生在曲阜无什么亲朋,南北方生融性格的差异,使先生待人接物不会老于世故,生活里除了几个爱习书法的学生直追随他外,朋友寥若星辰,别人或许认为是一个缺憾,恰恰相反,唯此才能成就他的书法。他一生怀大才而大不遇,于钟爱的书法艺术无怨无悔,摒弃了世俗的尔虞我乍,谢绝了人间的人情往来,一切喜怒哀乐都包容在书法中了。他是一个纯粹的书家。 先生论书重“韵”戒“俗”。早年作品,不避讳的说,尚嫌板刻,结体过紧,结字虽准,笔墨单调,殊乏逸韵,为其所短。到了九十年代中叶,个人面目渐成,将明清诸家融于一炉,变结字为古雅精丽,繁花满眼,笔墨的层次,用笔的轻重,…览无余。面目清澈洞明,无一丝火气,细腻的程度搔到了书法的痒处,此天性所为,非关学力。江南才子于笔法一路略胜北
人一筹,无可奈何也!先生不与世俗交,不做市侩语,修养至韵乃生,书法自存“清气…_雅气…‘书卷气”。我曾见过先生夜晚独行,于孔庙侧,临空以手画字,口若有语,如痴如醉,旁若无人,活脱脱《世说新语》中人。这一切永远留在美好的同忆中了,可叹先生遽归道山。否则,到今天笔底该是何等气象’正如王冕云“不要人夸好颜色,只留清气满乾坤”,他那高雅绝尘的书法,自有识者,足令后学仰止了。
后记:“此情可待成追一忆”,我属恋旧的人.刘汉良先生离世后,一直有写一篇回忆文章的想法。但每每事与愿违,今年清明,思绪再起,遂草就此文.笔拙不能状其高风,聊作祭文,一并和昔日于先生请教的习书朋友向先生在天之灵,鞠躬”
(2010年清明后两天于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